山海一芥

一个浪到起飞的小透明,懒癌晚期患者

  现在想想也许就这样告别太草率,连后路没想过留一个。真的熟识的人想再见,总有踪迹可寻,俗话说的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,偌大的土地,想见面了就来敲门,没人应门还能翻个墙。现在不行了,想再见连信都不知道该往哪寄。可我们这样的人往南往北,不同以往,无处可去,无处可寻。散了就散了,聚不了。    只是希望明天过后,一切安好。

评论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