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海一芥

一个浪到起飞的小透明,懒癌晚期患者

我只从祖辈口中听说过有关于往日的坎坷,他们将所有过往都不看做伤疤,反而常把岁月当勋章,默默填补精彩一生。
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问题,也不知道你们凭什么去抨击他不好,我走的是前人铺出的路,我没有为这条路做过多少,他的苦难我没有见过,他的往事我也只是听说,但是我知道,我凭什么不以他为荣。

评论
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