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海一芥

一个浪到起飞的小透明,懒癌晚期患者


诗人们昼伏夜出,以梦为马

而我却入夜为安,想以你为梦

和所有找到归宿的灵魂一样温顺

开始接纳从天空中掉落的

一切,我,和无数个我,拉上窗帘

关掉月亮,拥抱关于你的一切


面对着你,
我只有羞愧,
我眼瞧着你,
却着一身尘沙,
和所有碌碌无为的旅人一样,
没入俗世,一去不回。

我只从祖辈口中听说过有关于往日的坎坷,他们将所有过往都不看做伤疤,反而常把岁月当勋章,默默填补精彩一生。
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问题,也不知道你们凭什么去抨击他不好,我走的是前人铺出的路,我没有为这条路做过多少,他的苦难我没有见过,他的往事我也只是听说,但是我知道,我凭什么不以他为荣。

  现在想想也许就这样告别太草率,连后路没想过留一个。真的熟识的人想再见,总有踪迹可寻,俗话说的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,偌大的土地,想见面了就来敲门,没人应门还能翻个墙。现在不行了,想再见连信都不知道该往哪寄。可我们这样的人往南往北,不同以往,无处可去,无处可寻。散了就散了,聚不了。    只是希望明天过后,一切安好。

少年人善说谎话
一个眼神骗过天下
回头看最多只心上一块疤
在假相中赖着不走的才是傻瓜
你看过的温柔都是假
爱意也全都是假
你见证的
拥抱都是假
猜测的思念是假
我活得好过几百万人
被簇拥喜欢热闹和盛大
我没熬夜陪他说话
没深夜时总想起他
没不舍他
那些相伴拼搏的日子
不过找个人支撑自己不倒下
只是恰巧出现他
换成别人也没差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如今长安已至,这一生的惊涛骇浪,天地山河,都成了还剩一口的酒。
终究成了举杯自饮的惊鸿客。

对于那个人,我永远愧疚且珍重,愧疚所有的词不达意,珍重所有爱他的过往年岁。


        想不到,曾经嗤之以鼻的没有根据的直觉会把自己坑的这么惨,觉着这是出荒诞喜剧,喜剧的根源是悲剧,作为配角连眼泪都掉不下来。

以前说不会难过,因为足够幸运遇见你们在一起,后来发现原来是不够幸运才会分开,发现把一个人从生活中剥离重新来过是要伤筋动骨的。说是不难过,其实都是假的。

        你怎么知道我不想陪你过以后的生日,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准备蛋糕,你根本不愿意留下来,你什么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所有回不去的良辰美景,都是举世无双的好时光。

叫名的单字,是从柴米油盐里沁出来的烟火气,难得一见的温柔让他人都回头侧目,尾音打着转儿面上带着笑,当着所有人的直接唤单字,不隐晦掩饰,有多简单坦荡就有多溺爱。面对最亲最爱的人才会有水到渠成的自然感,一直沉着到细枝末节,像漫不经心一场春雨无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