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海一芥

一个浪到起飞的小透明,懒癌晚期患者


诗人们昼伏夜出,以梦为马

而我却入夜为安,想以你为梦

和所有找到归宿的灵魂一样温顺

开始接纳从天空中掉落的

一切,我,和无数个我,拉上窗帘

关掉月亮,拥抱关于你的一切


面对着你,
我只有羞愧,
我眼瞧着你,
却着一身尘沙,
和所有碌碌无为的旅人一样,
没入俗世,一去不回。